【瑟莱】Feuilles Vertes24 上

日更字数比周更少很多


圣诞节中午,奶香和阳光灌满客厅。他们分坐在餐桌两边。

银灰色的丝质领带夹在写生本最后一页,莱戈拉斯给他的第二个惊喜。

瑟兰迪尔伸出手轻抚。真丝,触感很好,带着点儿凉意。

“其实写生本就已经足够了。”瑟兰迪尔淡淡地抿了一口温牛奶,把本子反转至封面,从第一页开始一张张认真翻看。这是他在短短十几分钟内,自他接过这份圣诞礼物算起,第三遍重复这个动作。

而对于这个写生本瑟兰迪尔也并不陌生,里面每一幅画的主角依旧是他,只是这次它们都被细心地添加了各种各样的色彩,用的是随意又淡雅的彩铅。

“如果您说喜欢那条领带的话我会更高兴。”

莱戈拉斯在这上面花费的心思并不比给画稿上色少。身为学生他没有太多穿正装打领带的机会,对这方面的了解自然也不多。所以根据亚玟的建议,他选择了Gucci*的领带。而银灰色则是为了迎合瑟兰迪尔对深色西服的喜好。

“你知道我到底喜不喜欢它,莱戈拉斯。”瑟兰迪尔看着他,后者手足无措地避开,视线恰好落到对方的脖颈。

瑟兰迪尔把衬衫纽扣扣至倒数第二颗,齿印刚好藏在白皙的衣领下。但莱戈拉斯脖子和锁骨附近那些不深不浅的吻痕似乎需要围巾的辅助才能达到同样的效果。

一场恰到好处的性事,那些细节不需要闭上眼睛都能够想起来。身上的酸麻感确认了它们的真实性。

想法不受控制地溯回至凌晨,那些意乱情迷的瞬间在清醒后浮出水面,让莱戈拉斯有点儿慌乱。他低下眸子,杯内乳白色的液面勾出他脸部的模糊轮廓。瑟兰迪尔喝完牛奶,把一个长方形的淡灰色盒子递给莱戈拉斯,上面没有多余的缀饰,简单朴素。

后者接过来,很轻,手里似乎只有盒子本身的重量。

“圣诞快乐。”对方说。

打开,里面躺着两张纸片,乌菲齐美术馆*的门票。

“七月初的艺术大展。虽然从英国到意大利有一段距离,但我想你不会愿意错过的。”

莱戈拉斯不可置否地挑挑眉,“两张?”

“你可以选择你的朋友,或者我。”瑟兰迪尔双臂环抱在胸前,倚着椅背,“七月初我在佛罗伦萨有会议。”

“看来我似乎没有别的选择。”莱戈拉斯笑着看他。

“我在几十天以后才离开,这礼物或许有点儿太早了。”前者看着门票上的日期,补充。

男人翻开当天的报纸,一股油墨味在空气中弥散。他淡淡地回答:“可我现在就已经开始想念你了。”

莱戈拉斯没有回答。在瑟兰迪尔的甜言蜜语面前他从来无力抵抗也无法回击。

午后甜点,沙发,老电影,晚餐后漫无目的地散步。

一个平淡得出奇的圣诞节,13年时光把这作为圣诞礼物赠予他们。

 

节后两天,应甘道夫最初的要求,莱戈拉斯第一次就往Artern编辑部投了五张油画画稿。其中两幅是过去的习作,最近绘制的三张分别关于流星,海洋馆以及圣诞,无一例外地与瑟兰迪尔有关。

Artern编辑部位于一栋写字楼中层,占据绝佳的取光位置,灌满会客室的阳光将莱戈拉斯包围起来,很暖,空气中带着咖啡和书籍的香气,而前者是从他面前的杯子里发出来的。

甘道夫坐在他对面,小心翼翼地抚平画纸微翘的边角,然后拿起来仔细欣赏,或者说,审查。

眼下的状况接近新人面试,莱戈拉斯忐忑地一口口啜饮咖啡,不时用余光注意桌子对面的老人。

约摸半杯咖啡的时间,甘道夫终于把每张画稿都仔细看了一遍。

“没有什么大问题,按照之前所说,我会为你设计一个四版的专栏。”甘道夫在桌面把画纸叠齐,“只是我有个建议。你喜欢特纳的浪漫主义风格,并尽力模仿到这种地步其实并没有坏处,可你也应该开始慢慢形成自己的风格了,莱戈拉斯。”

“好的,谢谢您。”他微微点头,欣然接受。

比尔博在此之前也曾跟他提起过这个问题,而对方的说法是,‘创作不光要模仿,还需要创新,这针对的不仅仅是作品的内容’。

莱戈拉斯觉得自己的确需要在这个问题上多花点儿心思。

咖啡已经在阳光中凉得彻底,老人这才端起杯子喝了一口。“那么,关于匿名发表作品这件事,我想你已经考虑好你的代号了。”

“……Greenleaf。”沉默了片刻,他答。


TBC.

*Gucci

古驰,意大利时装品牌,由古驰奥·古驰在1921年于意大利佛罗伦萨创办。

*乌菲齐美术馆

Galleria degli Uffizi,位于意大利佛罗伦萨市的乌菲齐宫内。

评论(6)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