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瑟莱】Feuilles Vertes22

现代AU。


雪花在圣诞节前一周才扑扑簌簌地落下来,刚好在他们完成墙画以后。相比往年有点儿晚,但也算是及时。

从自由女神脚下,顺着柏油路,经过帝国大夏,到纽约每个角落。白色和白色。

今天是平安夜。尽管如此,莱戈拉斯已经过了会为此兴奋不已的年纪,并没有比平时早起多少。为墙画上色比起稿更累人也更费时间,忙碌过后总该有个闲适的假期。

莱戈拉斯拉开窗帘,朦胧的阳光洒在他身上。邻居家的孩子们在窗外雪地中打闹,留下深浅不一的脚印。

他忽然有点儿茫然,对于回国后将要和瑟兰迪尔一同度过的第一个圣诞。

客厅里关于圣诞节的装饰并不多,包括但不限于圣诞树,至少该有的还是有了。简单点儿不是件坏事,他想。在法国,圣诞节总是热闹得令他心烦。而比这更重要的是,今年他们终于能够一起为新年做准备。

现在家里只有他。作为企业高层,瑟兰迪尔的假期总是开始得比任何人都要晚。节日对于大部分商人来说等同于商机,莱戈拉斯认同这个说法。

在认真阅读并回复了数十张来自国内外亲友的电子贺卡后,他开始着手于烘烤圣诞蛋糕。这在去年还是由他的外祖母负责。也就是说,看在上帝的份儿上,莱戈拉斯此前从来不会想到自己竟会对一块面团感到手足无措。好比一个油画系出身的艺术生误进雕塑社团,颇有黑色幽默的意味。

最终他决定向网络求救。

 

他们的公寓坐落在一个不错的位置,中午左右,暖和的阳光刚好能把客厅每个角落灌满。

瑟兰迪尔回来得比莱戈拉斯想象中要早。那时后者刚把一块黑糊糊的方状物从烤箱中拿出来。

或许有点儿硬了,莱戈拉斯想。把它烤出法国面包的效果并不是他的初衷。

他怔了怔,舔去指尖残留的可可末。除了苦味,一股混合干果的香气在舌尖弥散,跟咖啡店内的气味很接近。

“说实话,味道比卖相好。”瑟兰迪尔进门后随手把外套扔在沙发上,从身后靠近爱子,直接用手取下一小角蛋糕放入口中,“但我想,你忘了加白兰地。”

对方的老到让莱戈拉斯有点儿吃惊。白兰地的确是唯一一项存在于清单上而他却没有使用的原料。

自画展庆功那晚,上帝,如果可以,他宁愿一辈子不再接触酒精。

“您有做圣诞蛋糕的经验,我猜。”莱戈拉斯走了一下神。他把蛋糕端到料理台上,犹豫该加入多少干果粒。透明的调理碗中颜色各异的颗粒混在一起,有点儿像诱人的水果硬糖。其中,除了菠萝干和杏干,光是葡萄干就有Currant,Sultana和Raisin*三种,莱戈拉斯觉得有点儿头疼。

瑟兰迪尔抽出餐巾纸,拭去手上的蛋糕屑,“你知道,一个人的圣诞节不需要这些,莱戈拉斯。”

“然而今年您不是了。”莱戈拉斯拿起一小块菠萝干,抵在父亲唇上。后者先是一怔,尔后欣然打开唇瓣。

菠萝干酸偏甜,慢慢软化在透窗入室的阳光中。

 

直到傍晚为止他们都没再外出。

整个下午,莱戈拉斯坐在客厅里的那片日光中作画,而瑟兰迪尔则倚着沙发顺利为今年所有工作做好了收尾和确认工作。

他们之间的交谈不多,专注于各自手头的事情让他们觉得今年最后几个小时流逝得尤其迅速。天黑,下雪,新年随之越来越近。纽约城里每个人都能听到忽远忽近的钟声,神圣而沉重。夜晚像帷幕一样降下来,耀眼繁复的灯饰纷纷被点亮,迎接狂欢。

七点,街道开始沸腾。

瑟兰迪尔和莱戈拉斯赶在人行道变得水泄不通之前出门,没有开车,一步步踩在几乎没过鞋面的积雪上。雪地的脚印已经很乱,莱戈拉斯有理由相信,等到他们返回再次经过这段路时,情况会更加狼狈。

圣诞树,红白色LED灯,变奏圣诞歌,络绎不绝的行人,车水马龙。如果瑟兰迪尔没有在每次过马路时下意识地牵住莱戈拉斯的手的话,后者会认为这一切其实跟法国并无任何不同。

雪越下越大,莱戈拉斯不得不打开折叠伞。后来瑟兰迪尔主动成为了撑伞的那个。

一路辗转,他们到了圣帕特里克大教堂*。

正如培根和煎蛋往往乐意被搭配在一起,哥特式建筑跟雪总是相衬的。这或许与雪和教堂都能在某种方面与圣洁产生联系不无关系。

莱戈拉斯站在教堂门前怔了很久,瑟兰迪尔一言不发地把雨伞往独子的方向倾了倾,堆积在伞上的雪扑扑簌簌地落到地上。

“您从未告诉我您是信徒。”莱戈拉斯有点儿意外。他迈进那道由青铜铸成的门,瑟兰迪尔跟上,收起伞。

为了仔细欣赏华贵的石柱和线条优雅的穹顶,他们放慢踱进教堂内部的脚步。

顺着白色大理石地板的走道一路深入教堂,莱戈拉斯很快意识到,其实教堂内部的拥挤程度并不亚于街道。人们似乎都坚信,只要在平安夜这个特殊的节日来到教堂,并点上一根蜡烛,来年就一定能受到上帝的祝福。

“大弥撒*很快就要开始了。”并肩在木椅上坐下,瑟兰迪尔看了眼腕表,说道。

“难道您也是来祷求祝福的?”莱戈拉斯湛蓝的眸子中倒映着前方圣台上无数摇曳的红烛光,澄澈灵动。明灭之间,每个人的虔诚和祈盼随之起伏。

“或许他们并非全都为此而来。”瑟兰迪尔把手机拿出来调成静音,受其提醒,莱戈拉斯也做了同样的事情。“而我也不是信徒。”

“那您为什么……”

“圣帕特里克大教堂有超过130年的历史。你不会希望错过它的。”男人的说话声很轻,“据说,午夜,大弥撒结束时响起的钟声,意味着上帝对人间的祝福和宽恕。”

“包括我们?”莱戈拉斯的反问有点儿耐人寻味。

瑟兰迪尔看了一眼身旁的人,沉默了片刻。

“谁知道呢。”

 

TBC.

*Currant,Sultana,Raisin

都是葡萄干。区别在于有无籽以及大小。

*圣帕特里克大教堂

St. Patrick's Cathedral。坐落在纽约第五大道边上。

*大弥撒

(摘自百度)圣诞夜弥撒一般分为两次,晚上9~10点的一次对教众举行;另一次是子夜时分的大弥撒,这是圣诞夜的高潮。


下更上肉_(:з」∠)_

评论(16)
热度(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