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瑟西】My Patient(6/FIN)

*才六章的东西一直拖到现在才完结我也是挺想打死我自己(。

*超大容量的最后一章更新

*谢谢一直以来都坚持点这篇热度的各位,新年快乐

*(5)

4月11

AM 8:30

阳光透过窗帘蔓进房间,我在一片海鸥的叫声和海浪涌动的声音中醒了过来。

对于习惯早起的我来说八点半才拖着眼皮起床显然不是我的作风。这都多亏了乔瑟夫。

大脑有超过五秒的混沌,等完全清醒并回忆起昨晚发生的事情我真想找把刀自我了断。

床的另一半早就已经空了,我后知后觉地想起来他在我还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离开了房间。床头柜上留了张纸条,大意是说警署里有工作。

我揉了揉发疼的脑袋,起身洗了个澡。


AM 10:00

吃完酒店提供的早餐,我整理好行李,到前台退了房间。

我想我已经没有优哉游哉地去打高尔夫和享受海景的闲心了。

昨晚的事让我意识到一个很可怕的事实:我压根没办法拒绝乔瑟夫。

 

AM 11:00

一个小时的车程以后我回到家,又把自己扔在床上睡了一觉。

晚睡,晚起,午觉。这种生活方式在三天前的我看来还是最不可取的,没想到今天我竟然会因为一个人而把这个观念彻底颠覆过来。

 

PM 3:00

我一直睡到了两点。起床的时候头疼得像被灌进了重金属。

简单地洗漱后我把自己收拾好,知会了一声丝吉Q,直接去了心理咨询室。

我估计只有重新投入工作才能让我的生活稍微回到正轨。

走到十字路口的时候,我意识到之前乔瑟夫去的那个方向不仅有一家大学,在它的附近还有一间警署。

他是真的是聪明到极点才能编出这种近乎完美的谎话。单车,休闲服,还有绝对不会被怀疑的路线。有那么一段时间他能够每天清晨等在公寓楼下也绝对不是偶然,或许是为了确保我在上班途中不会被寄恐吓信的人袭击?我不知道。但我至少能够确定,从遇见他的那一刻开始,我的一言一行都几乎在他的预计之中。

 

PM 5:00

丝吉Q对我的提早回来有点儿意外,但她并没有多问什么。

因为对外放出的消息是两天后再回来,所以今天的预约是少有的一片空白。

约摸十分钟后我收到乔瑟夫发来的短信:我九点会在咨询室门口。

我在回复栏打上‘别来’,犹豫了几秒后还是把它删了。

毕竟他从来不会因为我的意愿而改变自己的想法。

 

PM 10:00

乔瑟夫少有地失了约。我保持心神不定的状态一直在咨询室里等到十点,他依旧没有出现。

这对于我来说并没有坏处,毕竟从五点到十点这五个小时内我酝酿的不下六十种面对他的方案都被自己否决了。

乔瑟夫说的话不一定都是真的,但在时间上他从不违约——至少对我是如此——再加上他是警察,就算站在医患的角度我也有足够的理由担心他。

我知道能在哪里找到他,我也知道他的联系方式,但直接跟他接触对于现在的我来说并不是最好的选择。

最终我还是直接回了家。

 

PM 11:49

洗完澡以后在床上躺了一个多小时,我无论如何也没办法入睡。

我以为乔瑟夫或许会给我来个电话解释他的失约,但直到现在为止我的手机都没有响过,未接来电和未读短信均为零。

我有点焦躁,索性起床开了电视,心想困了大不了就直接在沙发上睡一晚。

被午夜播出的爱情电影搞得昏昏欲睡后我转了频道,上面正在播放一则紧急新闻:

今天傍晚在下城区发生了一起暴力事件,前往镇暴的警察中十三人重伤,多人受轻伤。

在这后面主持人还说了很多,但我一句都没有听进去——

下城区属于乔瑟夫所在的警署的辖区。

 

丽萨丽萨在五分钟后给了我一通电话,只简短地告诉我乔瑟夫现在在Z院里,参与镇暴的时候被子弹击中了胸口,现在还在做手术。

她的语气很急,我完全可以设想她同时身为局长和母亲所面临的窘迫处境。

 

4月12

AM 2:00

等了一个多小时,乔瑟夫终于从手术室里被推了出来。根据医生的说法,这小子很幸运,子弹差几厘米就会射穿他的肺叶。

跟我一起等在门外的丽萨丽萨似乎忍了很久,终于在看到乔瑟夫的那一瞬间捂住嘴哭了出来,我不得不扶住她。

乔瑟夫被送进了加护病房,护士说只要进行一段时间的监护,等到情况稳定下来了就能转到普通病房。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他这么虚弱的样子,皮肤白得几乎没有了血色,跟以前目中无人的形象判若两人。

“还好你没被送进ICU。”我站在乔瑟夫的病床旁,只说了这么一句话。丽萨丽萨握着他的手,抬起头对我露出一个不浅不淡的微笑。

病房里很安静,只能听到各种仪器发出的滴滴声。

 

AM 4:00

丽萨丽萨在此之前让我先回去休息,要是乔瑟夫醒了会通知我。但我最终还是选择了留下来。

“虽然你没有跟我提起过,但是,西撒,你有弟弟妹妹吧?”病房里安静了很久,丽萨丽萨忽然用发哑的声音问我。

“这是身为警察的直觉吗?”我尽量压低了声音。

“一半一半吧。因为你看上去就像是会瞎操心的人。”她轻轻笑了出来,“这是他在第一次跟你见面以后对我说的。”

“是吗。”病床上乔瑟夫的呼吸很平稳,我看着他,完全可以想象出他说这番话时的模样。

“关于骗了你的事,我很抱歉,我想我还有很多事情要跟你解释,要是你愿意听的话。”

我点点头。

 

AM 5:00

一个小时里,丽萨丽萨跟我谈了很多。

我也是这个时候才得知,原来最初就是她让乔瑟夫到我的咨询室里来的。

那次乔瑟夫刚在一次任务中射杀了一名歹徒。对于第一次开枪致命的警察,警署方面都会下达强制性命令让他们接受心理咨询,以确保他们不会因为一次任务而断送整个人生——这跟战后心理综合征同理,属于创伤后应激障碍。

“他那天回来以后告诉我他挺喜欢你的,还特地叮嘱我不要把他是警察的事情告诉你。”

“为什么?”

“我说了,他觉得你是那种会瞎担心的人——别看JOJO这个样子,他看人还是挺准的。”

这点我倒是知道。不止是人,他对任何细节都很敏感。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身为警探所应该具备的素质乔瑟夫都具有了,而且水准还比一般人要高得多。

“所以,要是你知道了他是警察,在他没出现的那几天你会怎么想呢?”丽萨丽萨倚在椅背上,笑盈盈地说道,“大家都知道这是一个很危险的职业,西撒。”

“我……”

想起自己昨天在他没有如约出现后的反应,我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至于恐吓信的事,他只是不希望你感到惊慌。因为这同样也是我的愿望,所以我配合他,在那天把你支到了海滨酒店以确保你的安全。”

他永远可以从每个角度出发作出最完美的决定,我不得不承认。

 

AM 6:25

我和丽萨丽萨都在天亮的时候睡了过去。我让她睡在病房里的沙发上,自己则趴在床沿小酣。

 

AM 7:35

趴着睡很难受,浅眠了一个小时左右我迷迷糊糊地醒了过来,脖子疼得紧。

然后我发现自己的手正被乔瑟夫轻轻握着。

我几乎感受不到自己的呼吸,一下子完全清醒了过来。我抬起头,他一如既往地用波澜不惊的表情看着我,脸上终于恢复了点儿血色。

我刚想站起来去叫护士,他轻轻拉住了我,用另一只手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很快就会有医生来做日常检查了,不用急。”隔着呼吸机面罩,他的声音听上去比往常要更加沉闷。他的下巴往沙发的方向扬了扬。

我望过去,沙发上的丽萨丽萨还在睡,眼袋很重。

我叹了口气,最终妥协。

接着他指了指自己的额头。

“……你想干什么。”我不禁惊叹这个人的恢复速度。

“我中了枪却安然无恙地醒了过来,难道不需要庆祝一下吗?”

原来做了几个小时手术胸口包着纱布在病床上醒过来叫安然无恙吗?!

我白了他一眼。

“你可别得寸进尺。”嘴上这么说,犹豫几秒后我还是听话地吻了上去,“没有下次了。”

 

4月19

乔瑟夫的恢复速度很乐观,在加护病房里住了七天就被转到普通病房。

加护病房对病人的摄食有很严格的规定,所以今天得知他转了病房以后,我才开始亲手做点儿清淡易消化的食物,让丝吉Q送过去。

我特地叮嘱丝吉Q不要告诉乔瑟夫是我自己做的,以防他会更加得寸进尺。在他住院的这段时间我只是三隔五天地在下班后去看他一次也是因为这个理由。

关于他的身体状况,丽萨丽萨每天都会来一通电话,所以我并不需要过于担心。

 

5月20

AM 7:45

上述情况一直持续了一个多月,丽萨丽萨终于在今天早晨告诉我乔瑟夫会在22号出院。

 

AM 8:15

天气开始变热,八点钟的太阳都已经能把人灼得睁不开眼。

一路走去咨询室,我感觉整个人都快热到虚脱。

进了咨询室的门,丝吉Q用一种近乎惊恐的眼神看着我。

“……今天发生什么事了吗?”我被她吓到,小心翼翼地问。

她摇摇头,然后拉着我在旁边接待客人用的沙发上坐下来。

“齐贝林医生……我有点儿事想跟你说……大概。”她看上去有点儿紧张。

“大概?”我看着她,“到底发生什么了?”

“我……呃……前段时间特地去学了做蛋糕……你能帮我尝尝吗?”

“当然可以。”我估计她有了喜欢的人。恋爱中的女生都是这种状态。

她从后面的一张桌子上把纸盒拿过来,里面放着几个小巧的纸杯蛋糕。我拿起一个吃了一口,“味道挺不错的。”

“谢……谢谢!”

她今天怎么看都不对劲。不过既然她不想解释,我也就不打算多问。

 

AM 8:30

丝吉Q没头没脑地跟我聊了十几分钟,从今天的天气一直谈到她家的猫,现在终于像是松了口气一样停住了嘴巴。

“齐贝林医生,对不起,其实这个蛋糕……是丽萨丽萨夫人送过来作为那些你做的淡食的谢礼的。”缓了口气,她忽然说。

“什么?”直觉告诉我丝吉Q接下来说的会更让我吃惊,于是我就索性跳过责问她为什么还是把那些食物是我亲手做的事情告诉了别人的这个环节。

“因为他告诉我要把你拖延到八点半……我实在是不太擅长说谎,所以只能临时编了这个蹩脚的谎话。”

“他是谁?”我想我或许已经知道了答案。

“乔斯达先生。”她已经不敢看我的眼睛。

“他现在在哪?”那家伙不应该还在住院吗?!

“……后院。”

我直接冲了出去。

打开后门,后院里满眼的向日葵让我差点以为自己开了什么奇怪的次元门——到昨天为止我的院子里都只是一片绿色的草坪。

乔瑟夫穿着一身休闲服,走到我旁边。

“这又是在演哪出?”我没好气地问。真不敢相信我竟然被三个人联合起来骗了一回。

“这些花可是我刚才一盆盆亲手搬进来的,你就不能说点儿好听的吗,齐贝林医生。”

“什么?!你才刚出院就去搬东西?!脑子进水了还是被门夹了?!”我勉强忍住了给他一拳的冲动。

“被你害的。”

“我什么时候……”

“因为我喜欢你,不然谁会做这种蠢事。”他把双手插在裤兜里,脸上淡淡的表情依旧让我火大,唯一不同的是这次我能感觉到自己的脸烧了起来。

“我问了一下警署里的其他同事,他们都说追求女生要送花。”

“……所以你把我当成了女生是吗。”

“你只要承认你很吃这一套就行。”他抱住了我,“他们还说这种时候来一个拥抱的话没人能拒绝。”

“……你的智商挺高,但是情商却不怎么样啊。”

他的身上有肥皂和阳光的味道,很好闻。我能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快得像是下一秒就会脱线。

一阵暖风把院里的向日葵吹得左右晃动,它们望着太阳,告诉我今天将会是灿烂的晴天。

“你刚才说了什么?”

“我说——”我抱着豁出去的心态,一把扯过他的衣领,往他的嘴唇吻了过去。

“这个时候应该这么做。”

 

FIN.

鉴于评论里还有部分病友说不知道他们俩到底做了没,那么我就特地说一下。

他们做了。做了。做了。(要事言三

第一个时间段那里就已经是暗示了。

我真佩服自己的拉灯技术。

评论(16)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