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瑟西】My Patient(1)

*AU

*西撒视角第一人称

3月6

AM 7:45

春初的天气比我想象中还要好。房间里的窗户紧闭了一整个冬天——少说有三个月——终于能被打开。玻璃上留着些水痕,大概是雪后雨后留下的。我打算周末抽出点儿时间好好清洁一下,包括整间屋子。

早晨七八点左右的时分空气还带着潮气,路边的植物湿湿的。空气中有水和泥土的味道,不浓不淡却比咖啡更提神。

半路上买了点儿三文治和牛奶,到了心理咨询室的时候丝吉Q已经把一切都收拾好了。身为一个助手她总是很称职——或者说做得有点儿太多了。

她笑着跟我道了声早安,然后把今天的预约名单递了给我。我微笑着点点头,然后称赞了一番她的新头饰。

打开厚皮的预约簿一路浏览下来,除了几个已经见过几面的病人以外还出现了个新名字,乔瑟夫·乔斯达。他的心理咨询预约在下午四点。

PM 2:00

今天的预约不算多,两点钟的时候送走了一名因为与丈夫离婚而面临崩溃的女性,我终于能忙里偷闲。

我的心理咨询室在二楼,为了给病人们营造一个相对轻松的环境,我在向阳的方位设置了面大的落地玻璃窗,窗帘是半透明的白纱。

从窗户看下去是庭院里的一片大草坪,现在还是嫩绿色的。咨询室位于近郊,周边没有太多来往的行人和车辆,对于一个心理咨询室来说真是再好不过的环境。

我把落地窗打开,微暖的春风打在脸上。

庭院看上去有点儿太单调,我考虑往其中添种一些花。

PM 3:00

到四点为止都没有预约,丝吉Q很贴心地替我买了下午茶。

煎绿茶和抹茶蛋糕。

我喝了口还显得烫口的绿茶,有点儿期待下一名没见过面的新病人。

PM 3:45

朋友临时来了电话让我去处理一件急事。

看了下腕表我觉得时间不太赶得及,最终却还是拗不过对方。

我披上外套很匆忙地出了门,让丝吉Q暂时替我接待那位乔瑟夫。

PM 4:20

办事花的时间比我想象中还要长,下了车我几乎是一路小跑回咨询室的。丝吉Q告诉我对方已经在二楼等了好一会儿了。

推开二楼的门,一个高大的男性背对着我在看墙上的挂画。

“是乔斯达先生吧?抱歉,有些事耽搁了,请坐吧。”我脱下外套把它挂在门边的衣架上。

他转过头说没关系,然后我们至少花了五秒钟去对视。

他蓝色的眸子很好看。

虽然身材很高大,但光看脸他绝对不超过25岁。甚至比我还要年轻。

“您的职业是?”我回过神来在椅子上坐下,隔着一张玻璃桌他也在对面坐了下来。

“……大学生。”他答。

我不能说这完全不出我的意料,毕竟会光临心理咨询室的大学生少之又少——处于这种年纪的年轻人大都会把时间花在谈情说爱上。

“现在您愿意跟我谈谈您的问题吗?”我尽量表现得波澜不惊。而对方看上去显然绷得太紧。

“问题?啊……那个……我最近经常做噩梦。”他的背弓起来,没有倚着椅背,“梦到我杀了人。”

我点点头,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梦很真实。醒了以后我甚至还会怀疑这到底是不是真的。”

“您最近是不是学习压力太大了?抑或有些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在您身上?”

他摇摇头。

接下来我们把话题集中在他的学业和家庭,企图找出症结所在。

但是丝毫不见头绪。

PM 6:10

暖暖的昏色透过落地玻璃打了进来。随之而来的还有把窗帘扬起来的和风。

他预约的时间本来在十分钟之前就该结束,但造成状况的原因始终都没能确定,我只好尽我所能地多给他一些建议。

我起身跟他道别,他笑着对我道谢。

一开始他看上去的确是太过紧张,但后来整个谈话下来他显得挺开朗诙谐,跟一个普通大学生没什么分别。

“如果您再次做了这种梦,您可以继续来找我。很开心能帮到您。”最后,我说,“而且下次您大可不用那么紧张,心理咨询本来就该是个很轻松的过程。”

“紧张?啊对,是有那么一点儿。”他表现得就像刚想起来很重要的事情,“可是原因跟你说的不太一样。”

我皱皱眉,捕捉到空气中的一丝微妙波动。

“一开始我会紧张是因为我觉得自己好像挺喜欢你的。”他异常冷静地说。仿佛在叙述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情。

我的脑子一下子没转过来:“什么?”

“你喜欢向日葵,口味偏淡喜欢喝绿茶。”他跳过我的话径自把自己想说的继续下去,百分之百的目中无人,“如果问我为什么知道的话答案很简单。你墙上的挂画里大都以向日葵做背景而且色彩明亮;玻璃桌的边上沾着抹茶奶油,而且直到现在房间里还带有煎绿茶的香味。”

他很敏锐,相比优秀的警探有过之而无不及。

我的惊讶和佩服先于愤怒被表现出来。我站在原地愣了片刻,他很是享受地看着我的表情。

“你到底是来干什么的?!”这次我没有用敬语。

一眼被陌生人看穿的感觉很怪异。作为心理咨询师,在工作中我向来是那个首先看透别人的,现在却被一个大学生反客为主。

 “来当你的病人,齐贝林医生。”他说完,关上门消失在我的视线中。

PM 9:00

我身心俱疲地下了班。

刚送走最后一位病人,我的胃已经饿得开始绞痛。

我没吃晚饭。确切点来说是没心思吃。要说为什么。当然,是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大学生。

我以为自己不会把他所说的话当真,但事实上好像并不是这样。他的一举一动比我想象中对我的影响还要深。

回到家我洗了个澡就直接躺在床上,顺手摸到了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打开了Twitter。

朋友在上面po了丰盛晚餐的图片,@了我。大概意思是说为了感谢我今天帮了他的忙,改天会请我出去吃饭。

喝了杯热牛奶后肚子还是饿得紧。我一手捂着发疼的胃部一手转发,顺便打上了评论。大意是让他不要食言,我现在已经饿到胃疼了。

片刻后多了一个follower。

打开,那个人的昵称是Joseph。

我的上帝。

PM 10:00

在跟家乡的弟妹们通完电话以后我犹豫了起码有半个小时,最终还是没把那位亲爱的新病人拉黑。

他可能只是在开玩笑而已。我尽量说服自己。

然而十分钟后,我的手机响了起来。

“你是希望我直接把东西送到你家门口还是希望到公寓楼下来拿?”话筒里传来很熟悉的声音,我被吓了一跳,手机差点儿掉在地上。

“如果是前者的话我想你应该不介意稍微把大门开一下。”

“怎么了?”我尽量让自己的嗓音显得平静,然后扯开房间窗帘的一角往楼下看去,他正拿着一大袋东西坐在单车上和我通电话。

我捏了捏鼻梁:“你是怎么知道我的住址的?我的名片上没写多余的东西吧?”

“放心,你的名片只告诉了我你的手机。至于你的住址,你还记得自己在去年圣诞节的时候拍下了在自己房间里看到的烟花发到了Twitter吗?”

我靠。对于这种人果然不能掉以轻心。

最可怕的是我根本不知道他到底把我的Twitter翻到了何年何月以前。

“下来还是上去?”

看来他今晚见不到我是不会回去了。

“……我下去,你等等。”

在公寓楼下他把那一大袋东西硬塞给我。

“胃疼就别吃太难消化的东西。米粥还是温的,趁热把它吃了。还有热牛奶。虽然想过买绿茶,但是喝了以后不容易入睡,先将就一下。”

他很快地把话说完,一脚踩上单车踏板打算离开。

“乔斯达先生,我记得我们认识了一天都还没到吧?”

“原来你把我今天下午说的话当做玩笑了?”

当真的才是傻逼。这句话我没说出口。因为我就是那个傻逼。

“我还以为心理咨询师很感性的。算了,那么我就说得清楚点。”他盯着我,幽暗的街灯光打在他的侧脸,气氛忽然变得奇怪。周围既没有行人也没有来往的车辆,安静得只能听到我们的呼吸声和风吹动树叶的响声。

“我要追你,西撒。”他干脆利落地抛下一句话。

“什……”

直到目送他的背影消失在拐角处为止,我都还能清晰地感知到自己过快的心率。

见鬼。看来今晚我连觉都不能睡了。

 ——TBC——

预计一个小中篇。

一周一更。争取五更以内搞定。

坑了的话我给每个点热度的人寄五盒pocky。

 


评论(13)
热度(86)